收藏本站   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首页    机关党校   学习体会 学习体会

《左传•烛之武退秦师》拾趣


2018/10/18 14:06:12 人评论 次浏览 分类:学习体会 字号:   打印




《左传·烛之武退秦师》拾趣(一)

 

公元前630年,此时的周王室虽还是天下共主,但已无力解决诸侯国之间的外交纠纷。各诸侯国纷纷走向前台,开始打着遵从周王室的旗号、凭着自身实力争夺话语权。大国当大哥,小国跟着混。但小弟不好做,一不小心得罪了大哥就要挨揍,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晋侯、秦伯围殴的。

鲁僖公三十年九月甲午,晋侯、秦伯围郑,以其无礼于晋,且贰于楚也。晋军函陵,秦军汜南。晋文公、秦穆公两个厉害的角色联手围郑,一个驻军函陵,即新郑,郑国国都;一个驻军汜南,即中牟。两军相距大概60公里左右。

郑国为何被围?左传中列出的原因有两个,无礼于晋,且贰于楚也。7年前,晋文公重耳逃难路过郑国。及郑,郑文公亦不礼焉。2年前,晋楚城濮大战前三个月,郑国曾出兵助楚。乡役之三月,郑伯如楚致其师,为楚师既败而惧,使子人九行成于晋。这,对于意欲扩张的霸主来说,无礼于晋、贰于楚则是信手拈来的籍口,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。

真实原因又是什么呢?从《左传》及《史记》中或可找到答案。

《左传僖公二十九年、三十年》分别记载:“二十九年夏,鲁公会王子虎、晋狐偃、宋公孙固、齐国归父、陈辕涛涂、秦小子憖,盟于翟泉,寻践土之盟,且谋伐郑也。三十年春,晋人侵郑,以观其可攻与否。”

在晋秦联手围郑之前的上一年,晋便利用侯伯之利进行伐郑谋划,并在这一年春,又对郑国进行试探性的进攻,说明晋蓄谋已久。晋文公在取得周王册封为侯伯后,以期通过打击不友好的小国,遏制楚国势力向北延伸,进一步确定其霸主地位。

而《史记郑世家》记载,“秦兵罢。晋文公欲入兰为太子,以告郑。遂许晋,与盟,而卒立子兰为太子,晋兵乃罢去。”子兰是郑文公的儿子,时兰事晋文公甚谨,爱幸之。晋国在秦去兵后继续向郑国施压,作为条件,扶立子兰为太子后才罢兵去之,从而为晋国4年后多争取了一个盟友。4年后文公卒,子兰立,是为穆公。

晋秦大军压境,齐鲁宋是晋盟友,楚国2年前刚战败,分分钟可能就要挨揍甚至灭国,郑国惊恐万分。既无外援,只能自救。而硬拼无疑以卵击石,只能智取,历史充分展现了烛之武这位郑国老臣奔赴国难、巧退秦兵的英武形象和外交智慧。

烛之武与郑伯的一段对话寥寥数语,跌宕起伏,充满趣味。

佚之狐言于郑伯曰:“国危矣,若使烛之武见秦君,师必退。” 公从之。别人甚至郑文公对烛之武的能力和才干也许不了解,但佚之狐对其却非常了解和佩服,师必退,三个字显示出十分的信任和肯定。

烛之武对待郑文公的态度却很有意思,辞曰:“臣之壮也,犹不如人,今老矣,无能为也已。” 壮不如人,是谦辞,也说了自己不被重用的处境;老无能为,则很委婉地批评郑文公不能用人。

大敌当前,郑文公态度到非常诚恳且自责,公曰:“吾不能早用子,今急而求子,是寡人之过也。然郑亡,子亦有不利焉。”

国难当头,老烛同志牢骚归牢骚,但更深明大义,《左传》中就两字:许之。信心十足,铿锵有力。

 

 

《左传·烛之武退秦师》拾趣(二)

 

 

烛之武如何出城、如何游说秦穆公,则充满勇气和智慧。

夜缒而出,老人家是用绳索拴住缘之而下出的城。晋秦联军围困新郑,自然不能随意打开城门;夜晚出城,则是为了不让晋军间谍知晓,且晋秦相距甚远,信息不畅,等晋军知晓,事情也办完了;选择秦伯而不是晋侯,因晋是主谋,游说基本没有可能,而秦是盟友方可游说。

游说秦伯时,秦伯至始至终没有插话,足见精彩,足见事前备课的充分。烛之武先后说了五句话五层意思便打动了秦伯,核心是围绕亡郑无益于秦进行了游说。

秦晋围郑,郑既知亡矣。若亡郑而有益于君,敢以烦执事。秦晋围郑,秦在前,表明尊重;接着说郑既知亡,不是说我知郑亡,以第三者身份置身事外不引起反感;再一个老者身份:若亡郑而有益于君,在引起秦伯尊重和兴趣中切入正题。

越国以鄙远,君知其难也,焉用亡郑以陪邻。邻之厚,君之薄也。这是重点,因为中间隔着晋,郑亡,秦国捞不到好处,便宜全被晋国占了,秦国你这是为他人作嫁衣裳。

若舍郑以为东道主,行李之往来,共其乏困,君亦无所害。如果不灭郑,郑在秦东面,今后可以为秦国使者、资粮提供便利尽地主之谊,两家双赢,何乐而不为呢? 东道主一词即源于此。

且君尝为晋君赐矣,许君焦、瑕,朝济而夕设版焉,君之所知也。直戳秦穆公的痛处引其警觉。此晋君指晋惠公夷吾,晋文公之弟。晋惠公及其儿子子圉都很有意思。

《史记·秦本纪》中记载,先是老子21年前背约河西八城与秦的承诺18年前晋旱借粮,16年前秦旱借粮却不借予秦。15年前秦伐晋被俘虏,后归之,当年太子圉为质于秦,秦妻子圉以宗女8年前,公子圉闻晋君病,不打招呼,丢下秦妻,乃亡归晋。7年前晋惠公卒,子圉立为君,是为怀公。当年秦怨圉亡去,乃迎晋公子重耳于楚,而妻以故子圉妻。重耳初谢,后乃受。穆公益礼厚遇之。6年前,秦使人送重耳立为晋君,将子圉赶下了台。秦晋之好的典故即出自于此,也就是政治联姻。而朝济夕设讲的就是晋惠公背约的事情,估计秦穆公回想起来也是无语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还是提防点晋国才好。

夫晋何厌之有?既东封郑,又欲肆其西封,不阙秦,将焉取之?阙秦以利晋,唯君图之。最后,东封郑,西阙秦,阙秦利晋,烛老人家直截了当地指出晋国的野心。晋文公、秦穆公都是当时有位之君,谁也不想谁做的更大,可谓触动灵魂。

到此,游说极其成功,秦伯很高兴,结果很圆满。秦伯说,与郑人盟,使杞子、逢孙、扬孙戍之,乃还。不仅与郑结盟,还留下杞子、逢孙、扬孙三将帮助守城。这变化来的也太快,估计郑文公还有点不适应。烛老人家仅凭一己之力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之将倾,也成就了自己历史上的光辉形象。

当然,3年后,三将中之一的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:“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,若潜师以来,国可得也。”进而发生了郑商人弦高犒秦师救郑以及秦晋殽之大战的故事,这是后话。所以,还是自己人信得过。

子犯请击之,公曰:“不可。微夫人力不及此。因人之力而敝之,不仁。失其所与,不知。以乱易整,不武。吾其还也。”亦去之。

消息传至晋营,两种态度显示高下。子犯很恼火,文公很理智。子犯跟随重耳流亡19年,又是舅氏之人,很亲近也很有能力,要追击秦军。但对待秦不辞而别这件事上,文公虽说是很无奈,也很恼火,但很冷静,说了三个理由:能到今天,全是秦穆公所赐,反过来却伤害秦,这是不仁;如果因此而失去盟友,这是不智;如果秦晋发生冲突,破坏原来的和睦,这是不勇敢,且行且珍惜。不愧为春秋霸主,看问题透彻,高人一筹。

 

 

市税务局:巫晓政


单位全称:中共镇江市委市级机关工作委员会
技术支持:江苏易蝶软件科技有限公司
版权所有: 中共镇江市委市级机关工作委员会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5030336号